Welcome to my world🦄
意识流
又废又丧
平常特别忙,写喜欢的cp

繁星|无期徒刑 01

夏木x李相赫
夏木我感觉应该属于忠犬攻……?
私设Bug满天飞预警
更文慢

“你是说你捡了个人回来?”大清早听到消息的经纪人立马赶到李相赫的私宅,听到经纪人的逼问的李相赫淡定地点了点头。

他昨天拍完戏回家,专门让助理先回去,自个儿开车绕路去买了最喜欢的菠萝油,他口味挑,非这家的不吃,而这家店开得位置偏,李相赫每次都感觉自己是来到了荒郊野外。“雅望姐。”李相赫进门打了个招呼,来的久,他便和店主认识了,店主是个大他七岁的女子,听说是学园林设计的,也难怪店面设计的如此雅致。
“又来买菠萝油?”女子的声音从后厨传来,李相赫笑笑:“是啊,还是雅望姐你了解我,不像我那经纪人,天天叫我少吃菠萝油。”说到这李相赫忍不住露出委屈的表情。“料到你今天回来,都给你准备好了,给你放外面亭子里了。”舒雅望的店包括了一个后花园,后花园有雅座,环境好,但也只招待店主的朋友。“嘿嘿,谢谢雅望姐,那我走了啊,钱你记得记账上啊,月底我叫人来结。”李相赫一脸满足地走向外面的八角亭拿走自己的菠萝油,返回时路过灌木丛却被拌了一脚,“我靠!”重心不稳的李相赫即将着,这下可完了,要脸着地了。李相赫紧握着装着菠萝油的袋子,闭上眼睛痛苦地想着,他还得靠这张脸吃饭呢,这下以后可得断粮了。
“嗯?”三秒过后却未感受到皮肤与地面接触的痛感,有人接住了他。李相赫努力眨了眨眼,才发现灌木丛中的石凳上坐了个人,而他伸长的腿让李相赫认定这人是害他摔跤的罪魁祸首,还不等对方开口,李相赫便噼里啪啦地说了一大串:“你坐在这么隐蔽的地方把腿伸那么长害我摔跤是你的错,但看在你没有害我没饭吃的份上就不跟你追究了。”说完还不忘自我认同地点点头,然后站在原地愣了三秒,仿佛反应过来了什么,扯开嗓子大喊:“卧槽雅望姐你这店里是进了……唔……”话还没说完,坐在地上的男子唰的一下站了起来,身高压了李相赫一个头,伸手捂住他的嘴,凑到他耳边恶狠狠地说道:“别吵,不要让舒雅望发现。带我走。”

李相赫不敢反抗,圈内有人被绑架的事他不是没听过,现在最要紧的,是把命给保住。李相赫乖乖地带男子上了自己的车,男子松开了手,李相赫刚想张口说些什么,面前的男子便身子一轻,倒在了座位上,留下一脸目瞪口呆不明所以的李相赫。他被绑架绑匪却晕了?李相赫开始有些怀疑人生。

“所以说你是捡了个想要绑架你的人回来!”经纪人的头上青筋暴起,一副想要揍人的样子:“李相赫你真是不怕死!况且你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吗?”李相赫默默往后移了几步,无比耿直地摇头。“现在是你事业的上升期!你捡个人回来万一被娱记拍到了怎么办?你希望明天的头条上写着'小天王李相赫带陌生男子回家过夜?你是诚心给我惹事?”李相赫反驳道:“我可以说是我兄弟啊,你总不能把人丢在外面吧,好歹他是个人,就算是条狗我也不能放任不管啊!”经纪人快被他气死了,放下狠话:“一个星期内给我把这事解决了,不然到时候别哭着回来求我!”说罢甩门离开。

李相赫郁闷,这群人就不能把事想得好一点吗?撇撇嘴给自己倒了杯牛奶,一边喝一边走上楼敲了敲客房的门,见没人应李相赫便自己推门进去。他捡回来的那人在被窝里睡的安然,早没有当时的狼狈样,脸颊陷入柔软的枕头中,整个人都退下了锐利,张艺兴望着他的脸想起了以前小时候家里养的小奶狗,面对外人一副凶狠模样,睡起来时却也是这般柔和。

李相赫想着想着便笑了出来,等视线再次停留在那人的身上时,却发现那人不知什么时候醒了,睁开了眼睛盯着他,吓李相赫一跳:“不、不好意思啊,把你吵醒了。”男子撑起身子坐在床上,略长的刘海掩住他的神情,看不出情绪,他低下头看了眼身上的衣服,那是昨天李相赫把他带回来后换的。“你换的?”李相赫想起昨天的情形想默默转过头捂住脸,却还是强装镇定的点点头:“是啊。” “噢,谢谢。” “诶都中午了,你要下楼吃点东西吗?先去洗漱下吧,卫生间在斜对面,洗漱台上有新的洗漱用品。”男子点点头,准备起身,李相赫站在原地想了会,最终还是开口向男子问道:“诶你叫什么啊?我好称呼你啊。” “夏木。”

李相赫总觉得这名字有些耳熟,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在哪听到过,坐在饭桌上看着对面的人慢条斯理地吃着东西发起了呆,直到助理打电话来说已经在楼下了,让他赶紧下楼才回过神,匆匆忙忙换了衣服想要出门时犯了难,这家里还有个大活人呢。像是感受到了对方的眼神一样,夏木抬起头来准备起身:“那我也走了。” “诶等等。”想到第一次见到这人时他的境遇,李相赫笃定他现在没地方去,他微微叹了声气,软了心:“你要么最近就住我这吧,东西你随便用,你现在从我这出门万一被娱记拍到了也不好。”

“你那麻烦解决了没有?”来到片场,刚摔门离开不久的经纪人凑上来问道。“没呢,让他在我家住下了。”经纪人听罢立马一脸痛心疾首的样子:“你小子真是反了。”李相赫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老好人做到这个份上还是头一回,也是中了邪了。“别管那么多,拍戏拍戏。”

李相赫手上拍的戏《替身游戏》,是一部言情剧,纯粹是为了增加国民度而接的,李相赫演的是男一,江衍,剧本李相赫看过,看完不禁咋舌,这剧情真狗血。女主杨衫和男二周卢是青梅竹马,两人理所当然的在一起后又因为种种原因被迫分手,周卢远走出国。而杨衫情场失意后在酒吧碰见了和周卢酷似的江衍,江衍是个花花公子,却被杨衫打动,奉上一片真心,却最后在周卢回国后得知自己只是个替身,最后为了成全自己所爱的人,离开了杨衫。

虽然剧情天雷滚滚,但好歹李相赫扮演的人物讨喜不是?等剧播出以后搞不好还能赚来不少眼泪和粉丝,于是李相赫一咬牙,接下了这剧。

“王导好。”李相赫笑着向导演打招呼,露出招牌小酒窝,一副纯良模样深受剧组的工作人员喜爱。李相赫今天要拍的,是江衍和杨衫在酒吧初见的场景。

换上剧组准备好的衣服,将身上衬衫的扣子解开两颗。江衍随手从吧台上拿过一杯Vesper,露出玩世不恭的笑容朝着早已盯上的猎物走去。杨衫一个人坐在角落的卡座,喝着自己的Sidecar,陌生的男子在对面坐下想要搭讪,杨衫不耐地起身准备离开,却正好撞入了江衍设下的圈套。“不好意思。”暧昧的橘黄色液体打湿了轻薄的白色衬衫,水珠顺着肌肉线条流向暗处,江衍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没关系。长得好看的女人,怎么做都不算错。”杨衫听见这话厌恶地抬头,却在看到那人的脸时愣住了,太像了,他和周卢长得并不完全相像,但身上都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无比相似,让杨衫一下子失了神。“要不要考虑跟我一起度夜?”江衍挑眉,毫不掩饰地说出来意。“我不是那种放荡的女人。”“我也没说让你跟我上床。”他想要的猎物,从来都得心甘情愿地走向他。“那好。”既然这是场不玩心的游戏,那又何必在意是真情还是假意。

一条过,李相赫对自己的表现满意地笑笑,他刚进组没多久,要拍的戏还不算多,如今的几个场地戏份都不重,任务主要压在女一和男二身上,他也正好闲的坐在一旁玩着手机等卸妆。“赫哥,今晚投资方请客你得去啊。”小助理凑了过来,李相赫皱了皱眉,打着游戏连头都没抬:“说我身体不适,不去。”他最讨厌这种应酬的场合,酒池肉林,恶心不已。“那可不行,投资方的那个大老板点名要见你。”这是想潜自己?李相赫轻蔑地笑笑,知道他背景的人不多,但只要是知道的,都有自知之明不去招惹他,平安无事的度过那么久,现今却玩到自己头上来了,李相赫饶有趣味地想着,吩咐助理:“那就去吧。”

四月的天气处在一个不冷不热的状态,李相赫站在衣柜面前烦躁不已,这天气,真是不知道穿什么好。随手扯出一件黑色的衬衫,搭上灰白色的薄款风衣,白皙的皮肤被衬得更加耀眼,整个人禁欲却又不失诱惑。想到家里还有个人,自己又要出去,李相赫敲了敲夏木的房门:“那什么,夏木,我晚上要出去,晚饭你得自己解决了,外卖单压在客厅桌子的兔子玩偶下面,我助理每个月会去付款,你直接打电话订就……”房门突然被打开,李相赫被吓了一跳,男人盯着他的眼睛良久,才缓缓点头:“知道了,谢谢。”李相赫无意往房间里望了眼,眼尖地发现男人刚才在画着些什么,下意识开口:“诶你会画画啊,好厉害,我一直想学画画的,可惜没时间。”说完才料到似乎有些不妥,他们还没这么熟。夏木似乎并不怎么在意,只是低低地发出鼻音算是应了。李相赫抬手看了眼时间,匆匆忙忙打了招呼离开,等到已经坐在了车里会想起这事,才叹了口气,有个不熟的人住在家里似乎确实也挺尴尬的,更何况那人看起来就很像座万年冰山。

“赫哥,到了。”小助理提醒道,李相赫朝外望了眼,不是什么烂俗的大酒店,而是私人别墅。也还算有点品位。李相赫揉了揉脸,扯出个公式化的笑容下了车,进了别墅,找到自己那不负责任的经纪人,他正在跟别的经纪人交换着情报,看到李相赫到来,立马甩下他们奔到李相赫的身边:“跟我来,我带你去认识投资方。”李相赫不在意的笑笑,悄悄问道:“就是想睡我的那位?”“别乱说话,隔墙有耳。”经纪人瞪了他一眼,“不过,还真是。”

游戏开场。

“阿赫,这位是曲蔚然曲总。”李相赫笑脸相迎,礼节性地伸手去握曲蔚然伸出来的手,想要抽出时却被一把狠狠握住,对方的小指在李相赫的手心有意无意地挠了挠,李相赫心里暗骂了声,给经纪人使眼色让他解围,经纪人也反应快,立马接受到了李相赫的目光,伸手从旁边拿过杯鸡尾酒递给李相赫,使得他顺利抽回了自己的手。“曲总,这杯敬你,感谢你的投资。”不等对方反应,李相赫仰头灌下整杯酒,酒太烈,李相赫却连眉头都不肯皱下。

“失陪了。”李相赫放下酒杯离开,自个儿躲到卫生间洗了把脸,等到酒劲过去了,李相赫才喘了口气,从口袋中翻出手机愤愤地发了条短信。
我:我靠,今天碰着变态了。 对方倒也回得快, 鹿:谁啊?要不要哥哥帮你阉了他? 我:滚你丫。曲蔚然。 鹿:哈哈哈哈哈不用我亲自动手,他已经被阉了。
李相赫看了眼手机却不再回复,他用余光瞄到曲蔚然进来了,厌恶地皱皱眉,闪身躲进了隔间锁上了门。 “啪。”短短一个门上锁的声音,让李相赫错过了曲蔚然意味深长的目光。
整个晚会也没再出什么幺蛾子,李相赫也乐得自在,找了几个熟人吃吃喝喝聊聊天也算度过了一晚上。“我去把车开过来。”酒喝的有点多,李相赫头有些晕,站在路边等着经纪人的到来,隐隐约约看见那熟悉的型号上了车,闭上眼睛眯了会才反应过来不对劲,他车里不是这味,自己上错车了。李相赫猛地睁开眼睛,看见曲蔚然的脸庞立马清醒了过来,转身准备下车,却被大力扯住。“就这么不愿意看见我吗?”李相赫不动声色:“曲总说的是什么话,我哪里有不愿意看见您呢。”是特别不愿看见。“那不如送我个人情,让我送你回去?”邀请已经发出,抱着还是不要撕破脸皮的想法,李相赫点点头:“那恭敬不如从命了。”
“你好像喝醉了。”“一点点而已。”“要不要喝点什么?我车上有饮料。”“不必了。”李相赫警惕道,谁知道饮料里会不会有点什么,他可不想就这么被这变态上了。好在曲蔚然也不再逼迫,一路无话,正合李相赫意。

“好了曲总我到家了,今天谢谢你了。”车停在了李相赫家门口,不等对方回复李相赫迅速下车想要冲进家门,却不及那人速度快,一把被抓住扯住抵在车头。“你很漂亮。”曲蔚然俯下身,过近的距离使得他的鼻息不断地洒在李相赫的身上,李相赫一拳打过去却被接住,并且死死握在掌心。李相赫冷静地开口:“你想怎样?” “我对你很有兴趣。”曲蔚然扯出的笑容让他感到恶心,“我不是你能动的人。”膝盖狠狠的顶上曲蔚然的腹部,撑他分散注意力的一瞬间李相赫飞速冲进家反锁了门。

手机不适时地响起,不给他丝毫喘息的机会,李相赫这才发现经纪人正四处找着他快急疯了。“曲蔚然送我回来了。”“你怎么在曲蔚然车上?”李相赫露出一个讽刺的笑容:“没什么,他想上我,我就警告了下他。”“哎哟我的小祖宗,你没出事就好,不然我怎么向鹿总交代。”李相赫听到鹿晗的名字打了个寒战,他这发小对他可好可凶可严了,他可不想惹他生气。“他什么时候回来?”“下星期一吧。”今天是周五,那么他还有两天的时间把自己收拾出个人样,还好还好。李相赫挂断电话抬头看见不知何时出现的夏木站在他的面前,直勾勾地看着他,李相赫被看得有些发毛,“怎么了?”

“你认识曲蔚然?”

TBC.

没人产这对粮我只好自己撸袖子上了
写完自己都觉得剧情好烂Bug好多哦,想不到接下该怎么发展愁死我了
重新快读了遍原著发现夏木性格好难抓噢……愁死了
开学前不知道能不能写完,开学后就真的忙成狗了

评论 ( 8 )
热度 ( 36 )

© 江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