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my world🦄
意识流
又废又丧
平常特别忙,写喜欢的cp

对岸

混更
以前的一个短篇,在微博上用小号发过,这两天翻到平板在文档里看到才想起来
BGM——《走马》陈粒



我在一家很小的冷门电台工作,午夜场,本来听的人就不多,这个时间段人就更少了,在听的,无非就是些深夜未眠的悲春伤秋的男女,偶尔打电话来聊聊和前任的悲伤感情又或是工作上的不顺。
还是一个平常的夜晚,我依旧接到听众的电话,是个男性,对方的声音很好听,如果去做歌手的话应该会红头半边天吧。
“今天的工作刚刚结束,回来的时候在车上听到了这个电台,想起来我的前任好像以前跟我提到过,所以突然就想找个人说说和他的故事。”
“认识他的时候还是我在海外某家公司当实习生的时候,下楼出去,在楼梯间被他撞到,他习惯性地说出中文道歉,完全忘了这是在国外,等到他反应过来换了语言,我才用中文回了他句没事,看他那慌张又惊喜的眼神,让人心动。在异国他乡碰到同样说中文的人未免会有好感,再加上我一个人在异国他乡呆久了难免会感到孤独,所以我开始留意他。那个时候他还挺小的,十六七岁,很可爱,大概像我一样,和对方有好感,所以总是有意无意跟我造成偶遇,然后笑着跟我打招呼,所以自然而然我们就熟了起来,交换了电话,平常一起出去吃饭买东西。”
“我们公司的制度很严格,竞争也很激烈,所以他总是很刻苦的练习。我们专攻的方面不一样,所以也在不同的教室,每次上完课我都会去他教室等他出来一起吃饭,然后再回来练习。有时候真是怕他胃痛,刚吃完就去练习,他不怕我都怕了。晚上经常我练完之后他还没练完,于是我就坐在他教室等他,在好几次我等着等着就睡着后他就让我回去别等他了,我当然知道他什么心思,每次在我不在的时候都练到凌晨三四点,回来睡个几小时然后装作很早就练完了的样子继续新一天的课,所以我便回去睡个一两个小时,然后回来接他,不管怎么样也要让他回去,不然他真要睡教室了。”
“他是易胖体质,每次都不敢多吃,就算瘦下来也是,看他每天只吃那么一点真是心疼,没有办法,每次晚上接完他回来,我就装作饿了的样子,让他带我去买炒年糕,然后威逼利诱让他吃下去,他每次吃完总会撒娇似的拖着尾音怪我,说他胖了的话一定是因为我,现在想想,那个时候可能就有爱上的苗头了吧,没有谁会无缘去关心另一个人。”
“大概过了四年,我们都转正了,而且分到了一起,听到这个结果的时候真的很开心,当时并没有想那么多,只觉得又和他在一起了,真好。”
“好像就是突然那么一夜之间的事情,我们就红了,行程也越来越多,总是背着包四处跑。他很健忘,总是忘这忘那,所以我作为和他相处最久的人便自然而然地照顾起他,习惯性的东西买两份,带两份,帮他收拾行李箱,叮嘱他拿好机票护照,然而他还是总是会忘掉,有次在机场还是别人提醒才想起忘在商店的护照,久而久之便成了我一个人拿两个人护照机票。团队的队友总是调侃这些事,说我像在照顾女朋友,连那反射弧巨长的正主都来问我的时候,我才开始思考,到底跟他是个什么关系。”
“然后我想明白了,我告诉他,我喜欢他。”
“然后他躲了我好几天,知道我去堵他,问他什么态度,他红着脸支支吾吾地告诉我,那就在一起吧,他那时候的样子,真是可爱的很。”
“因为工作原因我们不能公开恋情,更何况是跟同性,但我们公司有炒腐向cp的习惯,所以也没人会觉得有什么不对。那段时间我们完全是天天腻在一起的,牵着对方的手,贴在一起说话,搂在怀中,就算不走在一起眼神也会不由自主的望向对方。现在想想,那大概是我最快乐的时候,就算我现在回国了,名气比以前大了,有了更好的资源,也没有,也不会再有任何时候比那还开心了,因为现在的我,没有他了。”
“转正后的第二年,我因为家庭原因和公司解约回国,在事情公布出来之前没有告诉他,因为我不知道如何开口,于是他便成为最后一个知道的人。这样想来,我也挺渣的。越是想保护的人,却越是让他受伤。”
“背叛,不辞而别,回国之后他发短信来跟我说再见,无论我怎么打电话给他他都不接,以前的队友告诉我那段时间他很憔悴,我却对此毫无办法。”
“现在他回国了,而我也在国内,却依旧从未联系过,他还在生我气吧。我曾试图放下,可是就算故意不去注意这段感情、这个人,他们也会在某个疲惫的深夜悄悄地进入你的大脑。放不下,根本放不下。走过更多的路,见过更多的人,这只会让我更加想念他。我大概这辈子都不会放下这段感情,不会爱上别人了。这是上天对我抛弃他的惩罚吧,关于他的新闻不断出现在我面前,交友圈的重合让合作的前辈总是会不经意间提起他,我离他那么近,仿佛只有一步之遥,而我却怎么都碰不到他。”
“直到现在,我也还爱着他,一直爱着。”
声音的主人说完这句话后便停下了,电话中传来微弱的抽泣声,然后电话便被对方挂断了,我也有些唏嘘,爱情中容不下一丝隐瞒,若是他早一点亲自告诉他的话,大概也不会至此地步。电台中一片短暂的寂静之后我按照今天的流程开始播放陈粒的走马:
“电话还没拨已经口渴 为你熬的夜都冷了 数的羊都跑了”
“一个两个 嘲笑我 笑我耳朵失灵的 笑我放你走了走了走了 走了”
“岁月风干我的执着 我还是把回忆紧握 太多都散落 散落太多好难过 难过时你走了走了走了 走了”

这首歌播完之后我就该下班了,我坐在转椅上配合着音乐回忆着今晚的故事。然而有个电话不断地打来,执着到让我不得不临时停了音乐去接听,虽然这么做可能会被骂,但我做的是午夜场,没有那么多的听众,任性一回也无所谓。本来带的小小的不满,却也在对方开口后消散的干干净净。对方不同前面那人声音的低沉,而是干净的少年音,开口时让听的人感受到了如开瓶汽水时的舒爽的凉意。他说道:
“我想告诉刚才说故事的那个人,告诉他,我还想他。”
电话挂断了,音乐继续响起:
“世界孤立我 任它奚落 我只保持我的沉默 明白什么才是好的坏的 都散了 散了太多无关的 散了后我醒了醒了醒了 醒了”
“过了很久终于我愿抬头看 你就在对岸走得好慢 任由我独自在假寐与现实之间两难”
“过了很久终于我愿抬头看 你就在对岸等我勇敢 你还是我的我的我的 你看”

End.

评论 ( 3 )
热度 ( 9 )

© 江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