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my world🦄
意识流
又废又丧
平常特别忙,写喜欢的cp

繁星|小狐狸 [上]

小甜饼。请不要吐槽我一个取名废😂

小狐狸被捡回来的时候只不过一个团子大小,毛茸茸的,乍看还以为是只棕色的兔子,而它那短而尖的耳朵却像是不满似得说着它是一只狐狸。

小狐狸是吴亦凡出去打猎时发现的,缩在草丛里瑟瑟发抖,找不到同类。吴亦凡并非善类,在过去二十多年的人生中所杀的人可以堆成一座座的小山,但这次他却在看见那毛团中露出的湿漉漉的眼睛时一下子软了心,伸手将它抱起。那小狐狸也乖得很,竟也不挣扎,只是在吴亦凡手臂中找了个温暖的位置舒舒服服地窝了下来,靠近心口。

啧,真是的,毫无防备。

吴亦凡看着手臂上的小团子挑了挑眉,却也没再说什么。

吴亦凡这人养的宠物多,猫狗鸟兽全都养过,却唯独狐狸这东西,没养过。

这下可让吴亦凡疼了头,后悔至极,想要把他放回去,却又看见它睡得那副毫无防备的安逸模样,担心他在外面被猛兽叼走做了食物,狠不下心。

小狐狸黏吴亦凡黏得很,平常就跟在吴亦凡后边打着转,在吴亦凡回头发现后又装作什么事没有似得绕去别处,却又不知在何时绕了回来,看得吴亦凡觉得甚是好笑。

夜里吴亦凡解衣休息时,小狐狸也不肯离去,就窝在吴亦凡房里的角落,吴亦凡几次想赶它回自己窝,却又给在半夜让它偷偷溜了回来。吴亦凡无奈,把它留在房里又怕它冻着了,只好一把把它捞起塞进自个窝里。

别人都是搂着姑娘家睡觉,自己抱个狐狸算个什么回事?

吴亦凡抚摸着小狐狸的毛,不知是对它说还是自言自语,“听说狐狸都能化成人,那就给你取个人名如何?”吴亦凡撑着头略一思考,“跟我姓不好。那就叫张艺兴吧。”不知小狐狸有没有听懂吴亦凡的话,只是装过头舔了舔吴亦凡的手心。

张艺兴的到来赢得了全府的喜爱,在饿了的时候只要找个人的裤腿蹭蹭,便能得到不限时不限量的食物供应。“你这小家伙,居然比我还受欢迎。”顺手揉了揉窝在身旁的小狐狸的脑袋,惹得一阵不满的抖动。话是如此,但吴亦凡自己大概也没感受到自己对张艺兴的溺爱。

吴亦凡这人大概是活的太过阴暗,所以总是喜欢晒太阳,在那盛夏的午后,找个不温不火的位置,躺在凉椅上,就这么眯个一小会。“下去。”凉椅上已经窝成一团的张艺兴连动都没动一下,“你再不下来我就要动手了。”似乎是听到了这句威胁,张艺兴略微直起身子抬眼看了看吴亦凡,然后挑衅似得又窝了回去。“还真是造了反了你。”吴亦凡顺手拿过佣人备在一旁的梅子汤,冰凉的碗壁透过狐狸毛触碰到温热的皮肤,惹得张艺兴直接跳了起来,尾巴扫过吴亦凡的手臂,轻轻的,毫无攻击力,撩得人心痒。

看着张艺兴的反应,吴亦凡终于忍不住笑出声,这小狐狸可真是有趣。吴亦凡伸手将张艺兴推了推,移到了凉椅的一旁,自己就着另外一旁躺了下来,虽然位置小了一半,却未有任何不快。

树上蝉鸣,树下人欢。

“听说最近你养了只狐狸?”“是啊,就在身后跟着呢。”吴亦凡略微让开身子示意友人,然后顺手将张艺兴抄到手臂上,“挺乖的嘛。”吴亦凡的动作看得友人手痒,也伸出手想学着他去顺张艺兴的毛,却还没触碰到就被张艺兴龇牙咧嘴的样子给吓了回去,“可不是,乖得很,就是对外人有些不友好。”吴亦凡补充道。友人瞪了他一眼,然后 缓缓说道:“听说这东西,不太好,会带来祸患的。”一脸高深莫测的表情让吴亦凡一愣,然后随之不懈。“你可别不信,你别忘了上次李家的儿子是怎么死的了。”李家的儿子,失踪三天,被找到时人躺在山崖下,被挖了心掏了肾脏,县里的老道士说这是给狐狸害了去了。

  “不过是道听途说胡乱猜疑罢了。”吴亦凡毫不在意,“我也还真不信这小东西害得了我。”张艺兴在吴亦凡手臂上窝着舒服,眯起了眼睛。

  “张艺兴,你会害我吗?”又是一个炎热的午后,张艺兴窝在吴亦凡的身上,听到这话的张艺兴叼了个葡萄给吴亦凡,讨好似地蹭了蹭他的手心,“好好好,知道你不会了。”吴亦凡失笑。

  张艺兴最近不知怎么,不肯吃也不肯喝,连最喜欢的苹果摆在它的面前也不过小小地啃几口便不再理会,而此时的吴亦凡也因公务忙的很,无暇照顾,等到终于闲了下来,回家一看,发现张艺兴瘦了不少,一副病殃殃的样子,叫它的名字也只不过无力地抬抬头,连叫都没有叫一声,更不似平时冲过去向吴亦凡撒娇。吴亦凡皱眉:“艺兴?怎么了?”小狐狸不答,拱了拱他的手心。于是吴亦凡开始亲自照顾起它,说起来也倒是奇怪,吴亦凡一回来,就像是施了法似得,张艺兴一天一天的也就好了起来,“你家小狐狸,相思病吧这。”友人喝着茶,“吴大公子的魅力可真高。”吴亦凡笑笑,不答,窝在他怀里睡觉的张艺兴翻了个身,丝毫没有要醒的样子。

“我下个月成婚。”点点头,吴亦凡答道:“早就知道了,恭喜啊。”友人无奈,“你明知道我要说什么,我都要成婚了,你呢?这么多年退了那么多亲事,总不能真抱个狐狸过一辈子吧。”“好好好我知道了。”也不知是认真还是敷衍。

“听说最近王爷和苏家小姐走的挺近的。”“可不是吗,你看这几年咱王爷跟哪个女子走得近过,这次啊,搞不好就成了。”趁着让它减肥的吴亦凡不在,张艺兴来找人讨食,听到了这话打了个激灵,像是突然没了兴趣似的,脚下步子一停,转身走了,眼尖的佣人发现了它,叫他名字,张艺兴不应,连头都不回。

傍晚吴亦凡回来了,不见张艺兴,以为它又去哪撒欢还没回来,推开房门,愣是发现它就窝在自己床上,一副审视的目光让吴亦凡一颤,如同晚回家的丈夫悄悄溜进门,却发现妻子正醒着坐在沙发上等着。吴亦凡被张艺兴看得有些心虚,却想了想又发现自己没做什么亏心事啊,于是又挺起了胸脯走上前想要抱起张艺兴,领着它吃饭去,却没想到张艺兴不领情,一爪子挥开他的手,自个儿跳下来床,走在吴亦凡面前,走了。

吴亦凡这下有些摸不清头脑了,这小家伙,闹什么别扭?

张艺兴这别扭,闹了好几天,不肯让吴亦凡抱也不肯让他摸,让吴亦凡好不郁闷,平常都习惯了这么个小家伙窝在自己怀里撒娇,现在没有了,总觉得有些不习惯。为了讨好张艺兴,吴亦凡天天将它像祖宗似的的供起来,让来串门的友人看得掉了下巴,“你家这小狐狸也是有够厉害的啊,把你给套死了。”“可不是嘛,就一活脱脱的小祖宗,也是上辈子欠了它的。”话是如此,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有何不乐意?

“快快快,今天的饭菜要准备好的,苏大人要领着他家千金来。”府里忙得团团乱,而张艺兴正闲适地在庭院里踱着步。“苏大人来了!”吴亦凡走在略前的位置领着路,看见张艺兴一反最近的常态冲了过来撒娇,吴亦凡便顺势将它抱了起来,久违的手感让他舒心了不少。“这就是你跟我提的艺兴?”吴亦凡点点头。“挺可爱的。”听到这话的张艺兴却丝毫不领情,冲她龇了龇牙,露出个狰狞的表情。

“不乖。”趁着单独的空闲时间吴亦凡讲张艺兴放在房里,点了点它的鼻尖,小狐狸又随即恢复了常态,不理。“哎,真是的,又不理人。”吴亦凡无奈得很。

“既然王爷跟小犬志趣相投,那不如……”晚宴结束后,终于真正目的被提起,吴亦凡打断他的话:“苏大人,不好意思,我现在……还没有准备好。”苏莞是个很好的女子,但吴亦凡依旧觉得不对。

像是有那么一个人,他就那么安安静静地站着,在时间的洪流里,在千千万万的人群中,等待着,等待着你去找到他。
要遇见那个人是何其的困难,但吴亦凡不想错过,也不想将就。

与苏大人辞别后,吴亦凡懒懒散散地晃了回去,准备调戏调戏张艺兴,看看他到底闹个什么别扭,却看见下人匆匆忙忙地赶来:“王爷,不、不好了,张艺兴不见了!”

TBC.

这篇写了还蛮久的,从我考试前忙成狗的时间开始写,写到现在放假了😂也没怎么改,因为写的太久想改的时候再看前文我都有点想吐了,这篇会写多少还没预计好,毕竟本来上篇的字数是当初预计写完全文的字数……其实这篇的名字是我当初给另外一篇肉的,都写一半了突然想到这个梗,然后马上转手开始写这个。

下篇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产出来,毕竟我全年都忙成狗,没有最忙只有更忙【手黄再】

评论 ( 4 )
热度 ( 34 )

© 江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