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my world🦄
意识流
又废又丧
平常特别忙,写喜欢的cp

以爱之名(01)

*配合BGM使用


 吴亦凡的烟瘾已经淡了许多。不再像以前一样,抽的那样狠,只是偶尔会在某些的特定时刻,摸出一根烟来点上,比如心烦的时候,比如现在。

  微凉的晨光穿过不厚的窗帘渗透了进来,吴亦凡坐在窗边,微微低下头,拿出烟点上,深吸一口,在那模糊不清的烟雾中望向远方。他一般不抽这种烟,因为太烈,烈到让已经习惯抽淡烟的他呛得难过,就如同想起那人时。

  想起那人时,他才抽这种烟。

 

  身后床上的人翻了个身,被烟雾熏得咳了几声,却什么都没说。吴亦凡想,这不像那个人。若是那人,现在闻到烟味,大概早已挣扎着从床上起来,走到他身边,将他的烟夺过,然后不快地说道:“吴亦凡,你还想活几年?”

 

太阳已经靠近了,刺眼的光线让吴亦凡看的眼睛生疼,索性便收回了目光站起身,从地上翻找出自己的外套套上,草草洗漱,然后不带丝毫留恋的离开,只留下关门的咯噔声,然后安静了。床上的人爬起来望向门口,仿佛能看见外面吴亦凡离开的背影。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恩,我知道了。”吴亦凡不耐烦地挂断了电话,电话的内容无非是母亲要他去相亲。这些年来不少男男女女都表示对他有意思,但他却始终保持着单身的状态,最多,最多不过有一个偶尔的床伴罢了。

无情吗?

专一吗?

这世事那么混乱,谁又清楚。

 

路灯昏暗的灯光照到地面上,深夜的大街上很难看到什么人,连路过的车辆都少的可怜,吴亦凡靠着路边慢慢地走着,此时世界寂静无声。路边居民楼外墙上的爬山虎又长出了新叶,不过多久便可以再次覆盖整面墙,燥热的空气里开始凝聚水珠,然后终于,随着劈开天地的雷声,大雨倾盆而至。好像有点晕,机械地继续走着路,眼前的东西却都开始变得模糊,突然——雨停了,一切都好像是南柯一梦,阳光正直直地照射着皮肤,热得发烫。

 

“吴亦凡,你快点儿!”前面的少年回过身向他招手,“我今天好多作业呢。”作业?那种东西已经离吴亦凡有很远很远的距离了,“啧,你倒是快点儿啊。”少年忍不住回来拉着他的手向前大步走去,不大的手掌握着自己的手臂,手心的温度传到身体,好烫。

“张艺兴”

他看见少年在夕阳中笑着回头。

 

好渴

吴亦凡从床上迷迷糊糊地爬起来,身上一阵酸痛,已经变成温热的毛巾从头上掉下来,哦,发烧了,睡糊涂了。

难怪会看见那个人,吴亦凡自嘲地笑笑。

那个人啊,早就不属于他了。


TBC.

吃了刀,写不出甜的,摸出以前的脑洞填

这周可能还有一篇吧

评论 ( 2 )
热度 ( 7 )

© 江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