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my world🦄
意识流
又废又丧
平常特别忙,写喜欢的cp

鱼卯|维以不永伤[上]

鱼四被一会一生门的人拦了下来,上个月他与一生门的人结了仇,没想到报复来得这么快,也这么猝不及防。

鱼四在漕运商会做打手也有一段时间了,也算是同批人中的佼佼者,可是以一敌多,还是在自己完全处于不利的情况下,想要顺利走出去,那边有些困难了。一生门的人给他留了条路,像是一个讽刺。做打手的,最忌讳的,便是逃。人可以挨打,但气势不能输,一旦跑了,东家便看不上了。

所以在鱼四终于抵不过对手倒在地上时,他一声没吭,对方的拳脚来得及,也来得狠,不知道是哪个缺德的孙子还带了棍子,往身上一敲,一瞬间他好像听见了自己骨头裂开的声音。于是他干脆闭上眼睛在脑中回想到底是哪几个孙子堵的他,日后定当让他们连门都不敢出。

“喂!你们!干什么呢!”身上的拳脚突然一顿,鱼四听到了少年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不知谁喊了句:“这是漕运商会的小少爷!”身边的人便猛地散开,只留略加急促的脚步声。鱼四睁开眼,在被血色模糊了的视野中,他看见那被精心呵护的漕运的小少爷想他走来,一身西装精致整齐,小少爷蹲在他的面前瞧了瞧,试探性地开口:“鱼四?”

这被无数人捧在手心的小少爷居然还记得他的名字?在鱼四彻底昏过去之前他想到,这还真是荣幸。

这一年,鱼四二十三岁,丁卯十七岁。



“这骨头没什么大碍,多是皮外伤,但也都得好好养着。”鱼四迷迷糊糊地醒来,在朦胧的光影中看见小少爷和他的御用医生交谈着。“这笔钱我来出,别告诉我爹。”那医生点了点头,“十个白银。”鱼四瞬间觉得肉疼,十个白银,他好久的工钱呢。这么想着,轻微的动作不小心牵动了伤口,鱼四倒吸一口冷气,声响引得刚掏出十块白银的丁卯凑了过来,他玩弄着手上那十块白银说道:“我认识你,你是我家商会的打手,这钱替你出算是犒劳你,不用还我了。”鱼四心想这少爷不愧是少爷,出手都这么阔绰,他刚想开口拒绝,丁卯却起身出去了,只给鱼四留下逆光中被光影与空气中细小灰尘映得无比温柔的侧脸,从此这一幕再也没从鱼四的记忆中被遗忘过。

鱼四伤好得差不多后寻思着把钱还给丁卯,但自幼便是整个丁家整个漕运商会的小少爷又怎是他一个小打手可以随意接触到的,于是他便趁着没人的时候时不时偷偷往丁卯房间的桌子上放上几块白银。在他放到第十块白银的时候,被丁卯抓了个正着,丁卯道:“我说这钱从天降的好事怎么来的呢,原来是你。”鱼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丁卯从身上拿出了个小袋子,白色的丝绸底上用金线绣着一只白虎,丁卯从袋子里倒出九块白银,又从桌上拿起第十块白银对鱼四说道:“这第十块白银,你请我吃碗面吧。”

丁卯在河边找了个面摊坐下,鱼四赶紧跟老板吩咐要面,面端上来后料加得比面还多,丁卯看着眼前的面哭笑不得,要了个空碗挑出一半递给鱼四,鱼四连忙摆手拒绝,开什么玩笑,怎么能让小少爷给他分食呢。

“我不喜欢这么多料。”鱼四有些尴尬。

“也吃不下这么多面。”他简直想跳河。

“但分掉一半刚刚好。”鱼四愣了愣。

丁卯有些好笑:“别傻愣着了,快吃吧。”鱼四跟着丁卯吃完了被分成两份的面,这一碗面,刚好一个白银。

鱼四结了帐站在丁卯面前说:“这不算,我再给您一个白银。”丁卯蹙眉,“可我并不想要怎么办。”

“那这一个白银,鱼四便用这条命抵了。鱼四的命从此便是给小少爷了。


”丁卯沉默了好一阵子,久到让鱼四怀疑他到底有没有听见。终于,丁卯慢吞吞地抬起头,从身上摸出那个小钱袋,把里面的钱全部倒出来又从自己身上摸出了个白银装进去,递给鱼四:“那这算是面钱,多出来的一块白银,算是交换。”


鱼四接过钱袋,两人像是完成了一场契约,从此生命线便紧紧交缠在了一起,再也无法分开。

TBC.

评论 ( 3 )
热度 ( 23 )

© 江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