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my world🦄
意识流
又废又丧
平常特别忙,写喜欢的cp

伊辛|一路向南

下雨了

北方的雨景不如南方来的好看,辛小丰开始有些想念那个湿热的城市。

半年前,伊谷春对他说:“往北走,出了省界,从此就当做我们从未认识过。”

伊谷春在南,辛小丰在北。

春天的雨来的猝不及防,辛小丰将外面装有鹦鹉的鸟笼提进屋内,放在窗边。鹦鹉是他带尾巴去花鸟市场时尾巴吵着要买的,小家伙一见这鹦鹉便咯咯笑个不停,辛小丰想着,给她买只鸟在自己不在的时候做个伴也好,就不会像自己一样孤独了。于是辛小丰咬咬牙,把这家里的又一笔开支买了回来。

尾巴已经到了上小学的年纪了,但是黑户没法正常入学,辛小丰只好自己买了几本识字本自己在家教她。尾巴聪明,之前也学过写几个字,在她终于能够把辛小丰、杨自道、陈比觉的名字写出来后,小嘴一撅,问辛小丰小夏姐姐的名字怎么写。辛小丰听到这名字一震,来到北方后他已经很少去想以前的事了,心中关于这两兄妹的旧忆一时间全部翻涌上来,辛小丰有些发晕,顿时,一片苦涩。

他一笔一画地教尾巴写伊谷夏的名字,又教她写伊谷春的名字。一撇一捺,尾巴在学写伊谷春的名字,辛小丰也在,以前他觉得伊谷春这个人很难看清,如今却有些明了。

尾巴终于写得不耐烦了,把本子一丢,给了辛小丰,辛小丰看着本子上只写了的“伊谷”二字,短短地沉思了一会,又重新提笔,郑重其事地在后面又补上了一个“春”字。如今恰是谷雨之时,不知道伊谷春在南方要怎么度过这漫长而又潮湿的雨季。

上头打电话来让辛小丰去一趟,辛小丰将尾巴抱去隔壁家。隔壁住了个上了年纪的女人,丈夫儿子全没了,一个人守着寡,尾巴可爱,自然惹得人喜欢。辛小丰安置好尾巴后向警局赶去。

是的,他再一次做了协警,同样,是在就一次见义勇为中被发现受邀。辛小丰犹豫了好久,这份工作的工资远不够养活他和尾巴,而且,上一次,就是因为这份工作毁掉了他们的生活,也同时毁了他的两个好兄弟。

可是,辛小丰想,这份工作离他很近。他想贪心一点,离他再近一点。

TBC.

评论 ( 4 )
热度 ( 21 )

© 江川 | Powered by LOFTER